久钓而不能盈罗,徒然。

 

【叶黄】若只初见<章十七>

OOC与BUG都属于我。  

烟花三月不下扬州

字数:2400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



17


黄少天正估摸着要去拍叶修房门,就想起昨日根本没问清楚他睡哪间屋子。

这宅子又大得令人髮指,这会上哪裡去找人啊,他呶呶嘴,决定挨间找过去。

要不小心吵醒就吵醒了呗,天都亮了都该起床了吧,为了消除点自己的罪恶感黄少天嘴上叨念着,一边踮起脚步放低音量。

拐了一个弯,看见几个僕人正洒水打扫,点头示意。

第二个弯,没见着人……正这麽想时撞上了人,他揉揉鼻子就要开口抱怨,就见到叶修低头看着自己。

「在这做什麽呢。」估计是早晨的关係,叶修看起来比平时还再懒散一些,黄少天看着他像做贼似的赶忙挥了挥手。

「没什麽我就是起得早了而已嘛哪有这麽稀奇......」

「是挺稀奇。」叶修看着人表情一脸心虚,估计也就是有些小心思,「那屋子挺好,今天果真不贪睡。」

黄少天闻言直起身子,啐了声:「哥可是比太阳还早起,说什麽呢说什麽呢。」

叶修也就打量打量他后,心下估计并非重要之事,便从黄少天身边闪过;黄少天见人要离去,一时情急就抓了人袖子。

「哎那什麽别走啊,我就是找你的。」他摸摸鼻子,好容易才承认了自己是爬起来找吃的。

叶修叹了口气,伸手把那头刚睡醒已经很乱的头髮弄得更没了样:「昨日晚上我亲自去喊用晚膳都不起的是谁?」

「太累了起不来嘛......」黄少天委屈巴巴,他是真的没听见叶修来喊自己。

「我可是行军千里欸体谅体谅人行不行啊。」

「行。早饭备好了,吃还不吃?」

「那当然必须吃啊!」黄少天放开了手,那袖子被蹂躏得不能更皱,他伸手顺了顺:「我说早饭在哪裡啊?」

「厅裡。」叶修有些哭笑不得,就这毛毛躁躁的样子方才还自称哥呢。


叶修领着人到厅裡,桌上罗列几样小菜,除此之外也备齐清粥、糕饼。

黄少天看看便觉得自己饿得慌,赶忙就拉着叶修坐了下来,现在的他是什麽都好,能进肚子裡就不放过,不要两下就开吃起来。

叶修慢条斯理的吃着自个儿的饭,倒也管不上一旁人的狼吞虎嚥。

况且这膳食看起来就比军营那时好上太多,在营裡有碗肉粥吃那还不得谢天谢地了,就是鳗头那也是乾的,就泡着汤吃,稀哩呼噜地也是解决一餐。

黄少天跟着人去村裡的机会也不多,村裡那食物就正常不少,可塞外到底食粮缺乏,自然不比这关内程度。

将军府就是待遇好,黄少天吃出了几个饱嗝,摸着肚皮就说:「你说人真不能不吃饭啊是不是。」

叶修也觉好笑,停下筷子就给人说:「说得像没给你饭吃一样。」

「哎那不是,就是我自己睡过去了吗不怪你不怪你。」他支着下巴看着叶修吃饭的样子也觉得新鲜,以前在营内那是不可能见到这种场景了,害他老觉得叶修是修仙呢,都不吃饭的。

「我以前就没看过你吃饭。」

「吃饭有必要给人看?」叶修瞅他。

将军用餐向来在自己帐中,像黄少天那样总要拉上三五人一块儿边吃边聊的哪裡见得着。

「这麽说也有道理。」黄少天点头,他倒是不想跟人争辩这个,每个人吃饭的习惯不同可以理解。

叶修也不说话,静静地吃下最后一口后放下碗筷,随即差人收拾桌面后,便起身去后院做早课了。

黄少天的眼光跟着叶修熘熘地瞧着,想起自己也是閒暇无事就跟了上去。


此后几日便循着这个模式过了,不仅睡得好、吃得也好,顺着心情跟着叶修练练身体。

人倒是被养得精神多了,可老待在屋子裡黄少天也觉得闷,一日晨练完就忍不住地扯上叶修出门蹓达蹓达。

目的地当然是城中的市集,打进城的第一天起他对市集就充满了兴趣,光是街上东西就不知道要比那村裡多上多少。

最让人高兴的莫过于比起塞外,现下能看到的情境简直就是平日裡看的那些电视剧一般。


叶修让人扯着也没甩开,简直不知道揣着自己的人精力从哪裡来,也就这麽随着人东逛西看还顺带给人当解说。

到城裡后便不像先前塞外驻扎时过着无糖无盐的生活那般,加上先前回京被养了十几天,人更是俊朗许多。

跟黄少天在市街上的身影简直不能更惹人目光,可两人都没特别在意。

前头走着的黄少天问,后头的叶修就答,接着能买的就买上了,倒是一点都不吝啬。

不知不觉竟也拿了一手东西,他好容易才发了声:「少天。」


这会儿黄少天还在前头晃着,就听见被自己拉着的那人唤自己且停下了脚步。

一回头就看见叶修一手抱着东西一脸无奈,忍不住大笑:「哎唷,叶修你怎麽就拿了一手东西!这麽能买!来来来我帮你拿点!」

「那不是给你买的嘛。」叶修无言,将手上一部份东西分过去给人拿,黄少天边接过想了会儿,这下大吃一惊:「我没让你给我买啊!」

叶修听这话倒是愣了下,确实黄少天只是好奇地东看西瞧,顶多问问这是什麽那是啥,确实没给自己开口过。

看见眼前人傻住,黄少天又是噗哧出声,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:「行行行,都是我的锅!叶将军您老真是太耿直了!」一手勾上人肩头蹭得欢,无奈身长差距不小,也就勾搭了那麽一会便撤了。

「叶老闆,我肚子饿了能蹭饭不?」黄少天揉揉肚子,看着身边的叶修一脸的期待。

「行,走吧。」叶修抓过黄少天手腕,惹得人直叫轻点也没管,笑着说: 「今天带你吃点好的。」

黄少天乐滋滋地跟着人走了,嘴上直说好。


* * *


两人酒足饭饱后就准备打道回府,一逛大半日也算踏着星辰归途。

黄少天一路给人说着美食评论,叶修就在边上听,偶尔插上两句。

晚风吹得人心凉,黄少天缩了缩脖子,又注意到人家牆裡冒出的花,十足感叹:「春天到啦。」

叶修作为武人他倒真没有什麽雅兴注意开花赏花之事,风雅的嗜好可说是半点没有,听闻身旁人说起也就点点头:「都晚春了。」

「都春天了我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回去啊......」黄少天嚅嗫地说。怎麽说都是再好比不上家好。

叶修一把抓上人手拍了拍:「别担心,能回去的。」

被抓了一把的人点点头,又咧出个笑脸:「你真好。」

叶修人愣了下,回了一笑。


两人踏着步子缓步回到宅子,就见到江副将与家僕迎了上来。

「将军。」江副将一身正装,家僕有些畏缩:「总兵大人到了。」

叶修与黄少天对看了一眼,后者便识趣地撤回自个儿屋内。


「知道了,这就来。」


  79 6
评论(6)
热度(79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